昨晚又失眠了,知道醒着一直到2点多。
纷繁复杂的事情是想着想着就思绪万千,儿子睡觉问题,吃饭问题,已经接近完工的装修问题很多不满意的地方,我是多么的焦虑啊!

有的时候真的感觉很恍惚,不知道是自己的问题还是这个家庭的问题,有很多事情憋在心里真是难受,但是又无解。

甚至觉得像我这样奔四的年纪的人了,发出这样的牢骚显得幼稚,但是真的是有问题。

对生活没有追求,什么事情过得去就行,这和我的性格相悖,虽然我承认我有时过于追求完美,但是连最基本的对更好生活追求都没真的让人觉得难受。

孩子的生活上的问题基本都是听外婆的。老人在生活上的经验是不可否认的,但是有些问题已经明显走在错误的路上了却得不到纠正。

生活就是拧巴在这里,有时真的很无语。

刚开始,还有很多小朋友。
IMG_20190000.jpg

看书很有氛围,很多小朋友在一起。

IMG_2020000000.jpg
我也坐在地上看书,当我再次抬起头时,就看到嘟仔一个人坐在那里了。

知道在看什么书这么入神吗?哪吒!看不懂字就看图了。
IMG_20210000.jpg
我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看书。嘟仔突然喊我,说有小朋友要看书,你帮她下好不好?我转头一看,旁边刚好有个小女孩正踮着脚拿一本书。我爬起来帮她拿下来,然后小女孩就安安静静的坐下看书了。

能有这么安静的一段时间坐下来,真好!

  昨天晚上的事。
  带小子在在楼下操场玩,有几个相熟的小朋友在一起开始玩的很开心,嘟仔在滑着滑板车跑,另几个小朋友追着捞他痒痒,玩的不亦乐乎,后来停下来,有个小朋友说嘟仔“偷”了他们的树叶,另外两个小朋友也凑热闹一起跟着说,这下小家伙不乐意了,在试图辩解无用的情况下,一边甩开他们一遍哭着朝我跑来了。
  我本想发作训斥他一番(这是我控制不好情绪该反思的地方),不就是玩玩嘛不用当真,但是看到他哭的稀里哗啦的说“他们说我偷了他们的树叶”,我蹲了下来看着他,他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理解,我安慰他这只是游戏,游戏里你扮演的是个“偷树叶的角色”,不是真的偷了,小家伙反驳说这又不是舞台怎么会有表演。至此我明白了他把这件事当真了,明显的不愿承担“偷”这个角色。了解了这一层后就更加理解了他,从而就可以用一种平和的心态和他一起面对问题。安抚了一阵后,小家伙情绪稳定了又跑去玩了。
  反思这个过程可以发现在成人看来是“芝麻”点的小事,对孩子来说可能就是“天大”的大事,遇到这样的事情时,大人先控制好情绪才能教会孩子控制好情绪,其实成人的情绪问题不外乎是事情太小,孩子没必要计较,亦或是这么小的事情也会哭闹,怕其他人看来会有失面子(对孩子教育的失败),从而失去了了解、倾听的过程,也就失去了理解孩子外在行为表现和内在心理关系的机会,当然更不可能帮助孩子建立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

  每天都和孩子待在一起,了解孩子的生活、身体等变化。但是,还是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他们的语言或者行为会让你忽然觉得他们长大了。就像今天,好久没来的肉肉姐姐驾到,嘟仔十分兴奋。早上和我在外面玩耍了一会到家,看看姐姐已经到了正在写作业,高兴的不得了,溢于言表的兴奋只能用上蹿下跳来表达。我领他先去洗个澡,洗完后没有穿好衣服硬是不肯出来,这可不是小家伙的风格,按照以往这样的情形老早光着身子从浴室里奔出来了,今天突然说没穿衣服羞羞脸,妈妈拿来衣服穿好后才肯出来。
  每天朝夕相处,每天晚上给他洗澡,只有家里三口人时他经常会洗完不穿衣服奔出来,他的这种意识没有表现出来,我们也没在意,平时很皮,大大咧咧,虽然有时候洗澡时也在有意无意的教育保护隐私部位和性别意识,但总觉得他还没到接受的年龄,今天的这个表现真让我觉得孩子忽然又长大了。